巴黎.今天我们不聊艺术

【作者:莉莉张】 「嘿,我记得妳想去学画。应该是要升大学的时候吧?妳想在塞纳河畔架起画架,描绘风景、观察光影,也记录下每一个微笑的脸庞。妳说妳一定要去、也一定会去,即使要很久很久以后。其实当时的我与巴黎很陌生,与艺术也很陌生, 但因为妳嚮往的眼神,就足以让我相信那座城市与它的艺术都是如此美丽。如果我们一直怀抱希望,是不是终有一天会成真?很可惜不能一起踏上巴黎,但我想告诉即将出发的勇敢的妳,那里的艺术真的无所不在,经由妳的双眼,游历过妳每一寸亟欲感知的神经,那里比我想像的一切都还要美,图画、音乐、建筑、人物…,而妳我从来不会太迟了出发,不论是多远的地方,永远不会太迟。」这是刚降落北京机场,因为机上《小王子》电影版哭到双眼红肿的我,努力撑开眼,给一位终于提起勇气离职并将前往巴黎的好友写明信片。我们对每一次旅行的注脚因真实而与众不同,他人走出的故事能领我前行,但惟有自己走出的故事能常伴左右。 -说起巴黎,人们爱上这座城市的原因很多,而我一直想以艺术的角度去分享,却又怕太过艰涩、无聊还是唱高调,所以又写又删、再写再删,不知不觉竟成了一种恶性循环。如果大家不介意一个外行人聊艺术,以下想分享我在巴黎最喜欢的几间、,愿艺术永存,也愿艺术始终为人独白,我们不说话的时候,仍希望能有人耐心倾听我们的,心声。***橘园美术馆Muséedel’Orangerie*** 橘园美术馆是我们造访的第一间巴黎美术馆,抵达时间已是下午4点多,距离最后入场时间(17:15)有些仓促。行色匆匆的我们,赶紧递上「巴黎博物馆通行证」準备入场,令人意外的是,有着一对俏丽浓眉的博物馆人员,竟将通行证原封不动还给了我们。正当我们面面相觑、不知所措时,她带着笑容和我们解释,这个通行证是按照日期计算、且必须连续使用,所以如果现在开卡进橘园,在这个时间点,估计我们今天也没有足够时间再去看其他场馆,等于今日通行证无法发挥到最大效益。因此破例让我们免过票,直接进入橘园观展,日后再开启通行证使用日好好看巴黎。Shesaid:“Ladies,welcometoParis.”橘园美术馆主要展示印象派及后印象派作品,最知名的当属位于1楼展厅,大型的莫内作品《睡莲》。 (FromOfficialWebsite)透过自然光照直射与折射,环形展厅让观者彷彿被睡莲的梦幻与纯净所拥抱,巨幅的油画作品呈现予人难以形容的平静,就好比内心的澄澈被勾起,很多杂念在此刻都不重要了。沉浸在莫内温柔、细腻的笔触下,每一个色块交叠都是自然最美好的呈现,兴许也是画家以无声的方式,深深地、悠悠地去传递他内心最渴望的和平。有人觉得印象派画作是一种隐晦的逃避,不真实、不苛求,把所有切角模糊化、也把色彩间的灰黑揉进七彩的缤纷里,但或许唯有极致的温柔,才能唤醒我们对纯粹极致的嚮往,究竟是画看人、还是人看画?用心体会的每一刻都是如此丝丝入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