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节目的新趋势:网络的输出呈现出新的面貌,“文化”的重新定义是关键线索。

阅读指南:文化节目必须首先从源头对“文化”有更清晰的理解和解释。

在过去的两年里,文化节目已经成为中国电视的一个重大变化。

政策和市场的双向驱动为进入“下半年”的文化项目的发展创造了更多空空间。

一方面,“小成本、大感受、正能量”节目的自主创新方向构成了文化节目自我迭代的重要线索,也有利于通过民族教育、滋养文艺创作实现视听媒体的功能。另一方面,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许多文化项目走出了稀缺市场资源的困境,形成了正常的生存机制,不再局限于附和政策的无助行为。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网络两端播出的文化节目数量接近60个,2018年已经播出或将要播出的节目数量可能超过70个。

与2017年的大规模增长相比,今年的文化节目市场在“兴奋”中进入了更加理性和审慎的发展。

网络两端涌现的文化节目已经从“大生产”走向“优质生产”,从“严肃性”走向“亲民性”。冷却下来后,他们面临着新的变化和新的问题。

如何审视当前的文化项目?这不仅是一个重要的命题,也有助于为其下一阶段的发展提供启示。

新常态:网络两端继续出口精品。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和实践,2018年的文化节目市场将有一个更加正常的结构:研发原创模式,面向中国文化,贯穿国民教育。

令人欣慰的是,这类节目的复兴正值泛娱乐传播环境积极寻求文化重新诠释之际空。

在过去半年左右的时间里,文化节目不断升温,在网络的两端都结出了丰硕的果实。

电视仍然是文化节目创新的重要阵地。

事实上,中国电视在60年的发展过程中,已经烙上了文化教育的传统。

无论是早期科教电视剧、80年代的文化故事片、90年代的电视课堂,还是后来的电视讲座和知识竞赛节目,不同社会背景下的电视媒体都表现出了显著的文化沉思。

然而,面对工业化和全球化的快速发展,电视传播深深地融入了市场逻辑,迫使文化教育功能在很大程度上向大众娱乐转移。

高度繁荣的电视产业带来了“娱乐至死”的社会文化危机。与人们过度的娱乐满意度相比,电视的文化功能已经成为稀缺资源。

因此,对“文化电视”的重新定义意义重大,不仅是解决文化“缺失”问题的一种途径,也是电视转型过程中面临的一个核心命题。

中央电视台作为国家级媒体,既负责又探索引领文化传播。

“来吧!《走向未来》第三季的主题是“科学+”,旨在发现生活中无处不在的科学,在延续前两季大规模科学实验的同时升级形式,突出科学的精彩和美丽运用。最近结束的《读者2》进一步拓宽了文化边界,从多个社会角度理解了文学的美。《国宝》、《经典唱诵与传播》等节目通过当前的话语与传统文化接近,传播效果显著。

卫星电视频道对文化节目的转换也具有创新性。

湖南卫视的《声音走进自己的境界》构思清晰,以原创的方式呈现表演中的“声音”元素,形成了一个小切口,对文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东方卫视的《我们在行动》(re in Action)走出演播室,聚焦公益扶贫,形成了良好的社会反响。

流行的《与新人的相声》(Crosstalk with New People)用更年轻的声音传播传统民间艺术文化,这对今天传统文化的传承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山东卫视的《国学小名人2》再现了“飞花”的盛况,13岁的何利兰的“三秒、一句话、五秒、一首诗”,唤起了广大年轻人对国学教育的热情。

此外,《阅读,阅读美》和《同一个班级》等节目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文化交流的新实践。

文化节目经常出现在卫星电视上。它们不再是陪衬,而是建立在主体性基础上的更主流。

与电视文化节目的成熟相比,网络文化节目发展较晚,但发展较快。

面对年轻人聚集的交流平台,网络文化节目的表达呈现出更多的探索可能性。

《自然历史的美妙之夜》来到“现场”,在真实的场景中讨论文学艺术的历史,从当代的角度解读更有趣的文化和传统。《一千零一夜》聚焦于经典阅读、阅读、阅读人和阅读世界。《我们的伴侣》以真人秀的形式创新了文化传播方式,贴近年轻人的价值观,也具有一定的国际视野。

老问题:热闹之外依然一地鸡毛可以看到,文化类节目延承了去年的热闹图景,并在多个维度上实现影响力增量。老问题:除了喧嚣,鸡毛仍然随处可见。文化项目延续了去年的喧嚣,并在许多方面取得了影响力的增加。

与2017年相比,今年的文化节目市场进一步缓解了文化传播可能面临的“高与低”局面。

特别是,各种文本在扩大文化界限方面显示了相当充分的创新空。

从现有受众的反馈来看,越来越多的节目文本在意义生成和情感共鸣方面形成了积极的实践。例如,《经典赞美与传播》、《国宝》等节目在社交网络上的流行,证实了视听媒体文化属性的现实基础。

逐渐变得越来越受欢迎的文化节目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弥合了市场与政策之间、民间与政府之间的文化鸿沟。

特别是当消费制作成为当前节目制作和播出的普遍逻辑时,“以文化教育为目的的文化节目、以视听传播为手段的文化节目、以知识传播为目的的文化节目”成为反思视听媒体文化本质的关键线索。

可以看出,由各种社会力量塑造的文化节目已经成为当今中国电视内容制作的主流选择。

然而,尽管出现了许多杰作,但根本问题仍然需要面对。

自去年文化项目蓬勃发展以来,这些项目面临的困难并没有得到有效缓解。即使在这个看似和平的市场背后,这些条件也在以更加隐秘的方式得到加强。

纵观过去两年的文化节目市场,有一些相对集中的情况值得我们警惕。

一方面,这是主题传播的问题。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市场上流通的文化节目有三分之二以上侧重于传统文化。

其中,历史、文物和诗歌是主流。

虽然这些展示的物品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具有重要意义,但追求过于同质化也导致了集群现象和随波逐流。

其背后的问题是节目文本中对“传统”的解读过于单一,甚至呈现出“传统”节目的同质结构。

事实上,还有更多的“传统”可以触及,例如建筑和民俗,需要从对象本身到对象的精神进行探索。

此外,“卖羊头狗肉”的现象在文化节目市场并不少见。

一些节目被命名为“文化”,但核心是一个过于有趣的竞争性综艺节目。文化元素只是点缀,与任何宏伟目标无关。

另一方面,程序形式的设计也应受到更多的关注。

就目前的文化节目而言,形式上的创新远远少于其他类型的节目文本。演播室+嘉宾交流的方式从另一个意义上减少了相当多的文化节目。

与此同时,文化名人过度消费的情况也是现实。一些经常出现在节目中的专家和学者也成了“明星”,成为热门话题。相比之下,缺乏专家意见已经成为一种常见的情况。

从文本到形式,文化节目仍有许多工作要做:它们不仅要继续升级迭代节目模式,还要澄清问题,找到发展方向。

内容和传播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尽管文化节目的市场看起来很嘈杂,但仍然很难避免在传播层面上的压力。

在这后面是一个巨大的空房间,整个市场需要进一步发展。

长期思考:在创造文化表达的同时有越来越多的文化项目会更好吗?从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这是一个值得进一步讨论的问题。

在各种文化项目中,真正有价值的文化探索是有限的。

在这背后是一个在节目制作和传播逻辑下更重要的命题。

一方面,任何项目的自主创新都是一个过程。如果我们盲目追赶市场的速度,缺乏创新的困境将不可避免地不时发生。

从当前文化节目的发展趋势来看,节目同质化和肤浅的文化生产是具体的反映。

另一方面,随着规模的发展,文化项目才刚刚开始找到它们的“根源”。

这并不是说包含“文化”就能构成一个高质量的文化项目。文化主体性地位的确立是这类项目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驱动力。

此外,无论创新什么样的主题文化节目,都必须从源头上对“文化”有更清晰的理解和阐释,不仅要揭示文化元素,还要翻译文化特征等。,因此创新的更丰富探索空可以被引入。

如果文化节目的定义仅限于文化符号,那么这类节目的文本甚至“文化电视”的构建都只是一种肤浅的尝试。

对这一现象的看法有限,其核心命题在于主流视听媒体如何可能成为开展国民教育的重要手段?尤其是面对当前文化传播的困境,媒介的意义生产如何才能在功能层面实现突破?虽然今天的文化节目已经初具规模,但从现有的实践来看,许多节目文本已经在文化传播(传承)、审美娱乐等方面显示出积极的作用。

然而,从长远来看,文化项目在促进文化交流甚至文化再生产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只有找到“有根的水”,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才能得到改善。如果文化节目想要站在流派的层面上传播,就需要回到理解“文化”的根本问题上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