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喜欢”特朗普继续当总统!

(1)特朗普最近发表了另一篇令人惊讶的言论,称中国不希望他继续担任美国总统。

虽然有些言论让人们耸耸肩,但也无意中暴露了他在提供交易卡方面的“天赋”。

从一开始,中国就希望与美国达成贸易协定,因为中国始终认为中美贸易是互补的,对中国的经济发展和美国都有利。

然而,特朗普改变了历届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的谈判策略,并不断施加单边压力。

特朗普清楚地知道,美国政府用一根大棒粉碎了那些综合国力比中国小得多的国家,包括朝鲜、伊朗和俄罗斯,这些国家的经济正在衰退,但军事力量仍然非常强大,但没有成功。在与中国谈判时,怎么可能用一根大贸易棒来粉碎中国的成功呢?所以,我认为他还没有准备好成功。

中国此前与特朗普的贸易摩擦毫无准备,因为特朗普没有按照常识玩牌。

许多中国官员和学者非常困惑。特朗普想要什么?有人猜测特朗普将攻击中国的产业政策,摧毁中国的高科技产业,消除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

直到现在他们才明白这些不是。特朗普的目标是保持他连任两届美国总统的雄心,并不惜一切代价这样做。

由此可见,特朗普导演并上演了一出悲剧——他知道中国不会屈服于权力压力,达成一项羞辱性的外贸协议。在故意这样做之后,你可以指责中国没有意愿,然后声称中国的目的是反对他个人,而不是维护国家利益。

我们也可以理解特朗普为什么故意触动中国的神经,比如向台湾转售武器,与台湾重建官方层面的交流,甚至对中国人民解放军装备部负责人实施制裁。

我不认为这些是为了吓唬中国,而是为了故意刺激中国,这样它就不会在11月的中期选举前与美国达成任何妥协。瞄准中国也可以解除对“俄罗斯通道”的包围和压制。

第二,中国可能还得感谢特朗普说,当他是美国总统时,中国最恨他,我听到后会笑。

他说的正好相反。事实上,我真的很喜欢特朗普或其他共和党人当总统。

首先,是尼克松而不是民主党访问了中国,并在历史上与毛泽东握手以缓和中美关系。

这是由美国国内政治决定的。

尽管事实上,美国民主党长期以来一直有高层领导人,包括许多参议员,致力于缓和中美关系,但他们没有反对共产主义的政治资本。只要有人敢提出缓和中美关系,他就会被美国右翼攻击为叛国。

如果民主党上台,为中国创造的局面既不是死的,也不是活的。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东亚经济将缓慢放缓。

这不像特朗普代表的共和党或茶党那么简单,这件事可以通过两次快速的打击就解决。

其次,他们不反对共和党强硬派总统的第二个原因是,他们可以帮助教育中国年轻人和企业家,这比他们自己在国内的宣传要好得多。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但也有许多人对美国的市场经济模式抱有很大幻想。只有这样,中国当前的房地产泡沫才会出现,许多企业家,包括国有和私营企业家,都专注于短期效应,渴望快速成功和立竿见影的收益。

许多中国企业家不想像德国一样长期投资高科技,同时提高员工福利——德国企业工资高,但他们的产品也是最具竞争力的。

企业家也不愿意耐心地向日本学习以改善管理——日本产品可以在战后进入美国和欧洲市场。其技术不如德国先进,但管理更好,产品维修率远低于美国。

企业家想学什么?一种是扑向股市,上下波动,然后不愿意训练自己,雇佣高薪人士。人们还想向美国学习如何进行并购,认为金钱可以买到技术。

特朗普的贸易摩擦首先唤醒了中国人,并意识到国际竞争不是赚钱的竞争,而是竞争性核心技术的发展。

美国核心技术的发展是由看不见的手推动的吗?不,所有美国高科技,包括全球定位系统导航和互联网,都是美国军备竞赛的结果。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知道美国的自由和民主是错误的,帝国主义霸权,包括军事霸权和金融霸权是正确的。

因此,特朗普上台两年来,在思想观念上给中国人民、中国企业家和中国领导人上了一课,他清楚地看到了资本主义竞争的本质。

这比让国内主流媒体宣传100次更重要。为什么不欢迎它呢?第三,特朗普挑起贸易摩擦的时机也对中国有利。

特朗普认为,现在美国股市飙升,中国股市暴跌,当他有机会的时候,他可以用自己的“实力”攻击中国的“弱点”,迫使中国屈服。

他忘记了中国的一个智慧,叫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中国股市大跌,什么原因?为什么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比美国高得多,但中国股民对中国市场的信心比美国低得多?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过去几年中国有一批什么事都学美国的本本主义的经济学家。为什么中国股市暴跌?为什么中国的经济发展比美国快得多,但中国股东对中国市场的信心却比美国低得多?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有许多经济学家从美国基于书本的方法中学到了一切。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认为美国经济学是最先进的,所以引进了以哈佛为代表的所有经济学教科书。

因此,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不是根据实践的效果,而是根据西方教科书的理论来检验中国是否做得对。

2008年的金融危机对世界上所有国家来说都是前所未有的冲击。中国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的方法是投资4万亿元刺激内需。

每个人都看到了结果。例如,中国已经建造了一条高速铁路。

此前许多经济学家预测,高铁肯定会赔钱,但中国的高铁会赚钱。

然而,中国改革的成功并没有改变西方经济学家的思维。

中国高速铁路的成功发展并没有减缓中国的经济。他们认为这不是成功,而是一个问题。

因此,几年前,以反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名义,许多人肆意反对4万亿元的投资,称这一决定增加了债务风险,杠杆率很高,需要去杠杆化。

在金融危机中,就连美国、欧洲和日本都采取了量化宽松政策,向金融机构(包括金融寡头)和美国的核心产业——如三大汽车公司——注入资本,甚至购买它们的坏账,这是一次大规模的“国家前进和国家撤退”。

然而,遵循资本主义原则的中国经济学家也反对中国的“进国家、退人民”。他们认为中国政府“把精力集中在重大问题上”,对市场干预过多。政府负债过多,主张去杠杆化以降低金融风险。

因此,当特朗普挑起贸易摩擦,尤其是对中兴通讯的制裁,认为这可能威胁到中国的核心产业时,他立即唤醒了中国领导人和普通民众。

此时,你也可以看到中国政府调整和纠正错误的能力比西方政府强得多。

就在最近,中国政府立即转向放松货币供应,向企业注入资本,同时考虑除了消除产能过剩和供应方改革之外,还要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

邓小平说,发展是硬道理,只有在发展过程中,中国过去遗留的各种问题才能得到解决。

“只有充分发挥中央和地方政府的积极性,我们才能把中国做好。基于基于书本的方法原则的一刀切的方法是不可行的。

“这些话已经争论了几年,但不如特朗普挥舞贸易棒的效果好。他们突然告诉中国经济学家,中国经济的发展必须适合中国的国情,不能按照教科书的方法,特别是西方教科书的方法。

我的朋友斯蒂格利茨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并担任克林顿总统的经济顾问。

他经常分享一个经验:“做美国人做的,而不是美国人说的”。

当金融危机在其他国家发生时,美国呼吁其他国家向它开放金融,它可以进来复制底部。一旦美国出现金融危机,它就不会提倡这一点。

第三,反特朗普更像美国人。特朗普曾经说过,美国不应该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他说,希拉里·克林顿和其他人开展的人权外交和民主政治使美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比如在韩国驻军、干涉中国的台湾问题以及在中东打了这么多仗。如果节省了资金,美国的基础设施就可以建设起来,并且可以与中国竞争。

中国不怕与美国进行公平公开的经济竞争。

如果特朗普能够实现自己竞选的初衷,放弃人权外交,放弃世界警察的角色,回归基础设施建设,允许国家间平等竞争,这对世界和平和中国的发展都是好消息,在某种程度上也符合习近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

因此,不是中国不愿意特朗普现在继续掌权,而是美国的既得利益集团,包括军火工业集团、金融集团和媒体集团吃了冷战的意识形态大餐。

特朗普缩减海外军事战略的想法触怒了军工集团。他最初说他想解除武装,但后来他扩充了军队,增加了军事预算。由于反对全球化损害了金融集团的利益,人们立即发现竞选活动中存在财务问题,而且与俄罗斯有秘密交易。更不用说,不时和“法肯恩维斯”争吵…特朗普想脱颖而出,把责任推到中国身上。

这一举动看起来很聪明,但实际上太愚蠢了,因为中国人比他聪明得多。

特朗普认为美国的“胡萝卜加大棒”政策可以对付中国,但他算错了。

美国政治家用西方思维方式想象中美竞争,比如拳击,你打我,我还手。

事实上,中国人比他们想象的要聪明得多。中国真正的智慧是你赢了你,我也赢了我。

美国人经常问我中国是否会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领袖。我说中国没那么笨,美国领导的全球化当世界警察对中国来说其实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因为中国在过去的40年里进口了大量的能源和所需的原材料,向发达国家出口了大量的工业品和农产品,而在此期间却没有支付保护费——如果中国必须支付保护费,它怎么会有这么多钱来建设高速铁路呢?

因此,美国作为世界警察在那里呆得越久,中国的经济发展就越快。相反,如果美国失败了,中国将不得不担心如何处理世界秩序,比如如何对付海盗和如何对付恐怖分子。

如果美国不愿意与中国合作,那么好吧,你可以支持自己。

从这个角度来看,中美贸易摩擦将教会美国人在教育中国人的同时更好地理解中国。

我在美国呆了将近40年,当我到达时,我觉得美国人基本上不了解中国,即使中国在哪里。他们中的一些人直到北京奥运会后才感慨,“哦,还有一个中国”…现在美国由于贸易摩擦正在进行宣传,那些美国人知道中国不再是美国电影中的一个梳着长辫子、撒着沙子的中国。如果美国想在世界上过上美好的生活,如果它不能平等地对待中国,那么计算是错误的。

第四,特朗普,你可以得到“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总之,特朗普说了一个大实话:他不是为了贸易赤字而挑起贸易摩擦,也不是为了阻止中国的产业政策,而是为了脱颖而出,竞选连任。

再次,如果特朗普能够“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改变美国外交政策——放弃人权外交,放弃世界警察的角色,回归基础设施,与中国公平竞争,我相信美国人民将会有更好的生活,中国和其他东亚人民将会有更好的经济发展,中东国家也将有机会解决自己的问题。

因此,我们为什么要反对特朗普?我希望特朗普能在“俄罗斯通行证”的漩涡中生存下来,看看还有什么新东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