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在美国学习的博士生,现在是CSA农场的创始人,她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一个城市出生和城市出生的城市女孩不是去城市做白领,而是愿意在田野里做农活。他用一只手实现了自己的人生梦想。

她是清华大学的博士生,也是第一个公费去美国务农的中国学生。然而,她更喜欢被称为“农民”,而不是医生或留学生。

2008年4月16日,阎石飞往美国深造,但她没有去上学,而是来到了明尼苏达州一个名为“EarthriseFarm”的农场,学习一种新型的农场管理模式,从而开始了她为期6个月的“国外跳跃线”农业生活。

与想象中的美国机械化农场不同,“盛迪农场”是由两姐妹安妮特和凯(AnnetteandKay)建立的一个小农场。它由一对夫妇经营,由三名实习生协助。

每周一至周五早上7: 30,阎石将准时从农场小屋走到种植园半小时。

学习从温室种植到室外种植的技术,从浇水、移植、犁地和播种,到拔草、养鸡、施肥和采摘种植的蔬菜,到制造小型农业机械和驾驶拖拉机……我必须忙到中午12点。午饭后,我还得工作到下午5: 30。

在“最累人的一天”,阎石一直用他沾满泥巴的手拉开脚下的黑土,把蔬菜幼苗移植到温室里。最后一棵树栽下时,他白皙的双手晒黑了。

农场的除草任务很大,都是手工完成的。阎石蹲在地上,在烈日下汗流浃背,双手不时被带刺的杂草刺伤。

然而,她并没有被这些困难击倒,因为她有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要在中国建立第一个“社区支持农业(CSA)”农场,让双手沾满泥土,将健康的菜肴直接送到社区居民的家中。

因此,2008年10月13日,在阎石结束在纽约的短暂停留返回后,阎石着手建造中国第一个CSA农场。

根据美国的经验,凤凰岭下的“小驴公民农场”已经正式开业。阎石称他在《小驴》中的工作是一种新型的“与土壤保持一致”

“小驴子”成立不久就获利了。

今天,让我们来看看阎石是如何一步步发展CSA农场并让它在中国蓬勃发展的。首先,在传统种植区建立消费者与农民的新关系,农民种植蔬菜,消费者购买蔬菜,但在这个过程中,农民和消费者总是会违背农民的利益,希望他们的蔬菜能实现产量和价值的双重优势。

因此,大量的化肥和杀虫剂将被用来保证农产品的产量。另一方面,消费者想用最少的钱购买质量最好、最健康的农产品。结果,这两个人为各自的利益而战,没有人会让步。最终结果是消费者花钱。

我买了满是杀虫剂的蔬菜。

但是阎石的“小猫炉”改变了农民和消费者之间的传统关系。

在种植季节开始时,消费者今年预付给农民种植的收入等于农民股东和农民在种植过程中分担的风险。农民应该使用生态上可持续的种植方法来确保食品安全。

因为没有中间人联系,农民和消费者建立了直接联系。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农民增加了收入,消费者获得了有机农产品。

第二,选择客户时选择一个特殊的客户群,一般的农场不需要你有渊博的知识或独特的品味,只要你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就可能成为农场的客户群。

因为在中国,农场要想生存就必须找到生存的方法,所以许多农场可以相对自由地选择他们的顾客。

阎石创建的CSA农场是美国色彩的。

在美国,频繁购买有机食品的人年收入为43280美元,而经常购买的人年收入在15000美元以下。在美国,经常购买有机食品的人年收入为43,280美元,而经常购买有机食品的人年收入低于15,000美元。

因此,阎石认为,在一定经济收入的基础上,人们对食品安全的理解决定了他们是否选择有机食品。

换句话说,如果你想成为“小驴”的顾客,你不仅必须有一定的经济收入,更重要的是,要了解食品安全,因为只有那些知道这些事情的人才能理解“小驴”存在的真正意义。

三、招收成员,促进食品安全“小驴”成立之初,没有成员,就没有顾客,所以在早期,阎石和七个年轻人组成的队伍摆摊,串遍各区,组织了多次口头推广讲座,邀请大家参观农场现场。

几个月后,消费者人数从5人增加到10人,从10人增加到100人。

与此同时,消费信贷协议的实质是农民和消费者之间的相互承诺和冒险信任,但提前还款的挑战是中国人根深蒂固的消费习惯。

因此,当阎石招募成员时,首先要做的是获得成员的信任,这需要有选择地找到,因为这些信任是基于对有机食品的理解。此时,消费者的教育和宣传也非常重要。

第四,要树立“共享”的理念,成为中国真正的CSA农场,在十堰的CSA农场,首先需要组织几十户家庭,计算每个家庭每月的蔬菜需求,并计算投入产出数据。

然后,找个农民下订单。当然,这个农民可能是你家的远亲或者你信任的人。

同时,按劳动力工资、种子、有机肥、农田灌溉设施等费用,占一定数额。

这个数额除以家庭数量就是每个家庭应该预先付给农民的钱。

第二是管理。

这些家庭选择了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来领导并负责组织食物的运送。

最后是保持关系和概念的可持续性。

社区支持农业就是将这些家庭组织成一个社区。这个社区的成员互相信任,在概念上达成共识,并传递统一的价值观。

在这里,所有的想法都是“共享的”。

到目前为止,中国已经建立了近1000个以社区支持农业模式运作的农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