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福建梅赛德斯-奔驰经销商向制造商宣布不公平歧视政策

这是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独家经销商联盟的公开信 12月28日,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独家经销商联盟(以下简称联盟)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向北京梅赛德斯-奔驰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宣读了这封公开信 我们面前是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联盟16名成员的签名 隶属于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汽车经销商协会的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协会最近在上海宣布成立。其所有成员均由16名前福建梅赛德斯-奔驰汽车经销商的代表组成。 成立后不久,2018年10月18日,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联盟向北京梅赛德斯-奔驰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总裁倪凯发出正式信函 在这封信中,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联盟的成员反映,北京梅赛德斯-奔驰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MBS)对前福建梅赛德斯-奔驰网络中的经销商采取了极其不公平和歧视性的政策。 时间可以追溯到2009年 奔驰在中国有两个合资伙伴,一个是与BAIC合作的北京奔驰,另一个是与FAIC合作的福建奔驰。 第一批合作建立门店的福建梅赛德斯-奔驰经销商应该对当年市场的残酷有了新的记忆。 由于福建梅赛德斯-奔驰的两款早期车型Viano和Vito在定位、价格和质量上都不受市场青睐,销量低迷,经销商年年亏损。 当时,有著名的李星星兴和其他老奔驰经销商不得不退出网络。 经过多年的艰苦努力,福建剩余的梅赛德斯-奔驰经销商终于在2016年4月迎来了《忠诚的妻子》的推出 与Viano和Vito相比,V-Class在产品设计、价格和质量上都有了很大的提高。不久,市场竞争力开始显现,最直接的表现就是销量的提高。 不幸的是,好时光不会持续太久。 2016年9月,BAIC宣布完成对付琪集团持有的福建奔驰汽车工业有限公司35%的收购。 因此,福建奔驰的中文名称改为“福建奔驰汽车有限公司”,BMBS也垄断了商用车和乘用车两大销售网络。 起初,作为独立的商业和客车网络,他们彼此和睦相处。 然而,由于商用车网络产品有限,BMBS渴望进一步开放市场,增加销量。 总的来说,2017年4月,BMBS突然宣布将进行并网销售。 正是这一政策使得商用车和乘用车这两个销售网络之间的矛盾日益加剧,直至今天的全面爆发。 奔驰商用车联盟在给倪凯的正式信函中列出了BMBS的以下问题:1 .向前北京梅赛德斯-奔驰经销商(也称为梅赛德斯-奔驰个人电脑经销商)单向开放经营权,允许他们批发、销售和维修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一些一个月一位数的梅赛德斯-奔驰乘用车经销商,甚至一些二级销售网点都可以获得销售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的授权;但是,原福建梅赛德斯-奔驰经销商不得批发、经营和维修北京奔驰乘用车。 这是变相的歧视 2.在商业政策层面,他们都倾向于原来的北京奔驰经销商。在短短一年时间里,100多家北京奔驰经销商相继进入商用车销售市场。 以低价竞争的形式扰乱市场,导致前福建梅赛德斯-奔驰经销商逐渐丧失生存能力空。 这是变相驱逐 剩下的问题,包括售后零件采购标准不一样的细节,不再一一列举 事实上,尽管前福建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经销商的月销量平均不到30辆,但从长远来看,利润是可以预期的。 如今,BMBS以提高梅赛德斯-奔驰乘用车经销商效率为由,授权梅赛德斯-奔驰乘用车经销商销售商用车,但不允许福建梅赛德斯-奔驰经销商平等销售乘用车,这无异于变相阻碍福建梅赛德斯-奔驰经销商的生存。 有趣的是,在福建奔驰经销商的双重打击下,北方十大经销商集团借此机会收购了20多家福建奔驰经销商,并根据制造商的要求逐步将这些店铺升级为北京奔驰4S店,可以同时销售汽车和商用车。 奔驰制造商似乎默许了这种行为 411年4月1日,BMBS回复称,自2017年4月实施并网倡议以来,一直坚持“合法、合规、公平、公正”的原则,并表示可以就提出的情况与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联盟进一步沟通。 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联盟回复称,BMBS方面再次解释称,接管福建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销售网络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未开放乘用车经营权,违反《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的相关规定,限制或消除联盟成员的不正当竞争。希望制造商能在11月6日前作出明确答复。 与此同时,中华全国汽车经销商工商协会联合会也致信BMBS,表达了BMBS将认真研究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联盟提出的需求,避免制造商之间矛盾激化的期望。 然而,BMBS直到11月7日才回复 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联盟再次就放开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经营权问题写了一封信,声称BMBS前中国高级官员李红朋等。,曾亲自承诺将乘用车和商用车的经营权分开,但现在他们违背了自己的承诺。这对于早期付出巨额投资和辛勤劳动的经销商来说是不公平的,这相当于“杀驴”。 所有眼光独到的人都可以看到,无论是在销售前还是销售后,前福建梅赛德斯-奔驰经销商都用单一系列的车型与已经拥有20多款车型的北京梅赛德斯-奔驰乘用车经销商展开斗争,亏损是不可避免的。 例如,原北京梅赛德斯-奔驰经销商只需投资几辆商业试驾车就能完成销售,所以他们将利用乘用车销售的利润通过补贴商用车的损失来抢占市场,而福建梅赛德斯-奔驰经销商则需要承担不少于自行车售价5%的店铺综合运营成本。 此外,售后配件有不同的采购价格标准。这种不平等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前福建梅赛德斯-奔驰经销商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被动挨打,要么失去客户,要么亏本出售。 所有这些招数,无论是公开的还是秘密的,都迫使这位前福建梅赛德斯-奔驰经销商的利润逐渐从市场空中流失。因此,商用车经销商别无选择,只能退出,面临数千万的投资损失和数千名员工面临选择另一份工作的困境。 由于一直没有回复,11月13日,中华全国工商联汽车经销商协会和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协会致函德国戴姆勒股份公司的奥拉卡尔·勒纽斯(OlaKallenius)先生,重申他们要求尽快改变歧视性政策并实施解决方案。 因为戴姆勒在2018年9月宣布董事会主席迪特·迪特·泽茨将于2019年5月正式离职,R&D董事康·宋林将接任他的职位,所以它被送到康·宋林而不是迪特·泽茨。 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联盟期望康宋林作为梅赛德斯-奔驰未来的领导者,能够适当考虑中国经销商的实际情况。 在这封信中,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联盟重申了对梅赛德斯-奔驰品牌的热爱,强调在过去的十年中,尽管面临着产品销售不佳、库存减少和大规模持续亏损的严峻形势,但还是投入了2000-3000万元加入了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网络,这可以从其对梅赛德斯-奔驰品牌的经久不衰的喜爱中吸取教训。 今天,这场灾难是如此的毁灭性,它不仅伤害了商用车经销商的感情,也破坏了经销商的合作信心,也是对梅赛德斯-奔驰品牌形式的严重损害。 611年14日,BMBS终于做出了答复,但措辞仍然强硬。它声称不同意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独家经销商遭遇的“不公平待遇”。该公司还表示,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联盟描述的情况与事实不符,但承诺将进一步谈判。 随后,11月21日,在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汽车经销商商会的组织下,双方举行了第一轮面对面的会谈。 这次会议注定是不同立场的冲突。 BMBS重申,它在网络开发、销售和运营政策方面受到公平对待。 并拒绝对等开放网络的提议,指出目前BMBS网络授权是基于市场容量和客户需求,乘用车经销商网络已经能够满足需求,两个授权网络是独立的,不能混淆。 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联盟指出:BMBS声称这两个授权网络是独立的,不能混淆 然而,谁在故意混淆?向北京的梅赛德斯-奔驰经销商单向开放商用车经营权,但不向商用车经销商开放商用车授权网与乘用车授权网不相混淆,是什么?奇怪的是,BMBS一再强调,它没有收到任何来自商用车独家经销商的投诉,并一直与经销商保持良好沟通。 这种回答令人费解。 如果梅赛德斯-奔驰坚持没有收到任何投诉,在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协会的成员看来,它提出的要求根本没有得到BMBS的考虑,或者被故意忽视。 这种傲慢和偏见不禁让人想起梅赛德斯-奔驰以往的丑闻:例如,2016年,梅赛德斯-奔驰高管瑞恩·盖尔特纳(RainerGaertner)博士因停车纠纷无视商用车经销商的要求,侮辱中国人作为混血儿,甚至在海外广告中公开分享敏感口号,并赞助一位娱乐明星获得“民族精神建设者荣誉”,声称这“符合AMG精神”。结合这一点,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些线索。 虽然中国已经实行改革开放40年了,但是像戴姆勒-奔驰这样的外国公司已经蜂拥到中国。虽然他们赚了很多钱,但本质上他们缺乏对伴侣的基本感激和尊重。 12月5日,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联盟再次致信BMBS总统倪凯,谴责BMBS此前的态度,称其无视事实,故意颠倒黑白,没有诚意解决问题。 12月18日,联盟成员第三次会见梅赛德斯-奔驰制造商。制造商谈判的焦点仍然是敦促签署关于2019年第一季度销售目标的协议,并要求联盟详细列出参与者。 12月20日,联盟又给倪凯发了一封信,指出倪凯作为戴姆勒的股东代表,应该对福建梅赛德斯经销商的损失承担一些责任,不应该让经销商承担企业倒闭和员工失业的后果。 随后,12月23日,北京梅赛德斯-奔驰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回复,敦促联盟成员不迟于2019年1月10日签署第一季度目标协议,以延续合同关系。 这封接近最后通牒的官方信件使梅赛德斯-奔驰商用车联盟意识到继续这样的谈判几乎没有什么效果。 等待无结果后,文章的开头终于发生了:联盟的16家经销商代表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披露上述原因并展示他们的需求,敦促并呼吁制造商解决经销商的生存问题。否则,他们将拒绝与BMBS讨论任何年度或季度的销售目标,直到需求得到满意解决。 这当然是一个令人遗憾的决定。 我希望这个故事能有一个更好更令人满意的结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